W

[SD/RM]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館 C10

申彗星遥控器摔烂可不是什么好决定!!!你这样小樱桃反而会被你吓到的╰(:з╰∠)_

青宇 tmn:

上次更得很短,這更很長!


進食愉快♡♡


≡≡≡≡≡≡≡≡≡≡≡≡≡≡≡≡≡≡≡≡≡≡≡≡≡≡


C10. Jealousy • 嫉妒


自從那次請假在家之後,申彗星開始時不時冒出「反正今天還有別人能唱,不如請假在家吧」的想法。


老實說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其實說起來,他沒有餘裕在家偷懶。就算家裡住了一隻櫻桃,錢也不會自己變多呀。


*


李安迪住進他家幾個禮拜了,但申彗星還是覺得自己不了解他。


大部分的時候等申彗星結束工作回家,李安迪都已經變回小小的櫻桃,睡在他床頭櫃上了——也就是說,這好幾個星期以來,除了他發燒那一次,他們根本沒說過幾句話。


不知怎的,申彗星很想了解這個人,呃,櫻桃?「既然是室友,就應該多了解彼此啊。」申先生這樣說。


嗯,話是這麼說,但是他根本不怎麼有機會多了解那顆櫻桃啊。


早上櫻桃醒來曬太陽的時候申彗星還在睡,中午申彗星起來之後李安迪又開始忙進忙出的做家事(沒錯,自從李安迪住進申彗星家裡,所有的家務都是他自己扛起來做了)。下午申彗星總是慢條斯理的吃東西、整理自己、聽音樂,李安迪看到便又變回櫻桃不打擾他。傍晚申彗星就出門了,直到深夜才回家。


總之,申彗星和李安迪,像是活在不同的時間。


所以,申彗星下定決心了——他要真正了解家裡那個傢伙。


*


這天李安迪在申彗星出門之後變成人形,趕緊打開電視。


今天是週三,他最近喜歡的連續劇要播出了。


沒錯,李安迪住進申彗星家裡之後,學了很多人類的新技能,其中之一就是在空閒的時候看電視。


他之前總是在好幾個頻道之間轉來轉去,直到他看到這部戲的預告……


李安迪覺得自己被開啟了新世界。


這電視劇的男主角真的太帥了。


*


難得提早結束工作,申彗星趕回家,想看看李安迪到底都在家裡做什麼。


但他沒想到打開家門,眼前是這幅景象。


那隻櫻桃化成人形,頭上兩片綠色葉子抖呀抖,對著電視機開心的傻笑。


「喂,你在笑什麼?」申彗星走到他旁邊。


「咦?彗星哥回來了?」李安迪瞄了他一眼,「今天結束的特別早?」


「和哥說話要看著哥呀。」伸手揉一揉他的頭頂,感受到兩片葉子的微微顫抖。


「彗星哥……」李安迪委屈的低著頭,眼眶逐漸聚集了水氣。


「……不是罵你呀,只是問你在看什麼?」看他那個樣子,申彗星有點嚇到了。


「……電視劇……」


「……為什麼在看這個?」


「因為男主角很帥啊♡」


一瞬間申彗星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


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只想把電視關了,最好,遙控器也摔爛好了。



tbc.

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馆/ SD&RM

        C9. Cognize▪认知
        听着窗外依旧淅淅沥沥的雨声,申彗星皱了下眉头,撑着还晕晕乎乎的头走出了房间。总而言之,还是先去洗漱吧——关于旷班这件事,等下再说。
        洗脸的时候申彗星抬脸看了下镜子,整张脸湿漉漉的,水滴从眉毛滑进了眼睛里,酸疼。
        出来时李安迪还是在厨房里鼓捣着,申彗星就倚在门框上看他忙碌的背影。
        “李安迪…你不是一只樱桃吗?”
        李安迪本来正专心致志的搅拌着锅里熬的汤,想着要不要再配什么菜,冷不丁的听到身后传来的问句,手下便顿住了。
         虽然申彗星让自己叫他哥,而且对自己很好,有时候甚至会让自己觉得温柔,但是自己还是有点惧怕他的。
        还长在树上的时候就经常听李玟雨跟他念叨人类有多么的险恶,导致李安迪对人类都是抱着一种畏惧感,而申彗星是他碰到的第一个人类,他判断不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自己是一颗樱桃这件事,他果然还是很在意吧?
        是要把自己吃掉吗……?还是再卖出去?又或者是卖给研究机构?
        “怎么不说话?”
        听不到李安迪的回应,申彗星又问了一遍。
        “…是……是的。”
        李安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手却已经开始颤抖了。他能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都敲在自己的心上。
        “那你是怎么会熬粥这类事情的阿?”
        申彗星走到李安迪旁边,好奇的探头朝锅里看,白雾带着食物的香气糊了他一脸。
        “……诶?”
        李安迪发现男人似乎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连目光都没放在自己身上,全神贯注的盯着锅里的粥看。
        “唔!闻起来很香!”
        申彗星从旁边的灶台上拿了把小勺打算尝一尝味道,扭头才发现李安迪握着汤勺的手在微微抖着,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你怎么啦?”
        李安迪没说话,闭上了眼睛,头顶的叶子也塌了下去。
        申彗星急了,抢过对方手里还握着的汤勺丢回锅里,把李安迪牵到客厅里坐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又捏捏李安迪的手:“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李安迪你别吓我快说话!”
        李安迪还是闭着眼睛:“先生……你会把我卖掉吗?”
        申彗星正在研究这颗樱桃有哪里不对的地方,就听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什么卖掉?”
        李安迪睁开了眼小心翼翼的看着申彗星:“就是……卖给研究机构一类的……”
        申彗星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要卖掉?你想去那里吗?”
        “不不不不不不!”
        李安迪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猛地眼眶就红了:“求求您……先生…不要卖我到那里去……我会死的!我还不想死……”
        看着李安迪的样子申彗星明白过来了,不合时宜的觉得有点想笑。
        他伸出手拨拉了两下李安迪头顶下的叶子,又顺手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头发,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声音不由自主的柔和:“你也想太多了吧?放心吧,只要不是你自己想走,我连赶都不会赶你出去的,更不要提卖掉了。”
        李安迪觉得头顶痒痒的,却又不敢动:“真的吗?”
        “真的,只要你不做错事的话。”
        “那…我没有做错过什么事吧……彗星哥!”
        李安迪突然想起来之前申彗星对他的要求,赶忙在最后加上了还有一点别扭的称呼,果然就看到了对方满意的表情。
        呼——可以放下心来了吧?至少已经得到了对方这样的保证。
        “对了…彗星哥……你之前出来的时候有把火关掉吗?”
        “……”
        “嗷!我的粥!糊了!!!TUT”
        李安迪抿着嘴唇笑了笑,看着申彗星跑到厨房里试图抢救那锅粥,手忙脚乱的身影,觉得他的彗星哥,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呐。
        李安迪熬的是苹果麦片粥,味道是很清淡的甜,申彗星一勺接着一勺,很快一碗就见了底。
        期间还有一通电话打来,是酒馆的老板,惊奇于申彗星的第一次旷班,还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言辞间带着仿佛申彗星已与世长眠的悲痛,听得申彗星握紧了拳头。
        “对,我只是发烧了而已,躺的是自己家里的床不是医院里的停尸房!”
        “哦哦哦知道了嘛星星你别这么激动~那你等下要不要过来接班?”
        申彗星嘴里含着勺子,突然陷入沉默。
        坐在他对面的李安迪正在好奇的品尝人类的食物,头顶的叶子跟着一晃一晃。
       “就…不去了吧。”
       “真的假的!星星你受什么刺激啦!”
       “就这样,明天见,我挂了。”
        李安迪闻言抬头看申彗星,问:“彗星哥等下不去上班了吗?”
        申彗星把手机扔到一旁,又伸手揉了把李安迪的头发:“嗯,不去了。”
        说完又恶趣味的补充上一句:“留在家里吃樱桃。”
        “嗯???”

[SD/RM]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館 C8

我也想揉一把李安迪的头昂QUQ也可爱了吧也QUQ

青宇 tmn:

接力文更新啦~希望大家喜歡♡♡


文末有話說👀


≡≡≡≡≡≡≡≡≡≡≡≡≡≡≡≡≡≡≡≡≡≡≡≡≡≡≡


C8. A Cold • 感冒


就在李玟雨努力利用各種方法進入文晸赫家裡的同時,我們親愛的櫻桃妖精李安迪,正在照顧他的房東。


嗯…好吧,是姑且稱作房東的人。


為什麼呢?因為就在文晸赫撿到李玟喵的那個晚上,從來不請假,總是嫌賺得錢不夠的申彗星,在淋了一路的雨回家之後,華麗麗的病了。


*


這天下午李安迪從申彗星的床頭櫃上醒來,發現平時在他午睡的時候就該出門的人還在睡覺,就覺得不太對勁。


他變成人形輕輕喚了申彗星幾聲,對方卻只是發出意義不明的囈語,於是他伸手碰了碰對方的額頭。然後李安迪發現申彗星發燒了。


於是他就頂著頭上的葉子,依據關於人類生病僅有的知識,好好的照顧了床上的男人。


直到那天稍晚申彗星才醒來,看見李安迪忙進忙出的樣子,後知後覺的發現對方正在照顧自己,心裡莫名的有些暖。


「喂,李安迪。」申彗星喊了他一聲。


「啊,先生你醒了?等我一下,我裝一杯水給你。」櫻桃妖精把手中的毛巾放下。


「過來,現在。」申彗星皺著眉頭。


「……先生。」李安迪戰戰兢兢的走向他,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我做錯什麼了嗎?」


「就一件。」申彗星故意板著臉,他已經被自己的感覺弄糊塗了。


「是……」李安迪還是低著頭。


「叫我彗星哥。」申彗星說。


「彗…彗星哥。」還是不敢看向對方的眼睛。


「看我,叫我哥。」他撫上他的頭髮。


「……哥。」李安迪抬頭就對上男人溫柔的眼睛,「哥……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事了。」申彗星收回手,突然意識到他的行為有多曖昧。


但還沒完全成熟的櫻桃妖精似乎沒發現什麼不對,反而因為申彗星這一連串的行為而露出淡淡的笑容。


太…太好看了,申彗星趕緊別過頭,不再看那張吸引人的臉孔。


「哥,你再睡一下吧,粥就快好了。」李安迪轉身走出房間。


「……」


申彗星覺得,他一個從來對其他人不屑一顧的人,好像陷下去了。


————————————————————————————————


對於這一章節的長度,我承認真的很短。
主要的原因是我個人三次元的事務太多,然後還有一些有的沒的搞的我情緒不是很好……
所以為了這個事情我跟大家道歉啊ㅠㅠ

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馆/ SD&RM

        C7. Bosom Friend▪知音
        正在文晸赫犹豫的时候,蜷缩在地上的男人被突然打起的惊雷吓得打了一个哆嗦,随即不知道从哪儿散发出来的黑光就包围了他,等光消散后男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色的小猫咪,两只前爪抱住长长的尾巴,已经昏了过去。
        文晸赫脱口而出了一句卧槽,内心天人交战,毕竟如果是一个人他或许会出于防范心理置之不理,但身为一个猫咪控,面对一只可爱的猫咪在你面前昏了过去的时候当然是要抱回家养着阿!不过话说回来这到底算是一个人还是一只猫阿……
        且不论文晸赫到底经过了怎样和多少的纠结,总之最后的结果是,黑色的小猫咪如愿以偿的进入到了他的家里,还被当做大爷一样伺候着。
        身下躺着的是一块软软的白色皮毛,还被小心翼翼的安置在了家里唯一的一张沙发床上,在移动的期间还享受了一把那个男人还算是温暖的怀抱——在文晸赫抱着他进家门的时候,李玟喵悄悄的抬起毛茸茸的下颚看了文晸赫一眼,他应该是属于很受女生追捧的那种类型吧?
        李玟喵突然有点心理不平衡了,假装打哆嗦的时候伸出了爪子,勾破了文晸赫的衬衫。
        文晸赫的家里面非常的乱,到处都是他随手扔的画稿和作废的纸团,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专业书。李玟喵最开始的勘测他家里的环境的时候还非常的兴奋,这种工作在家里进行的人报复起来最简单了,只需要把他的创作搞得一塌糊涂就可以了,但是当李玟喵看到文晸赫走过的时候踩到了几张画稿的时候却非常痛心——我靠那张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呢!

        李玟喵跟踪文晸赫已经好几天了,从文晸赫在超市里买下了那一盒樱桃开始。
        人类将自己苦苦守着好多好多天的樱桃连根拔起,扔到了一辆大卡车上就拉走了,那些车跑的好快好快,李玟喵压根就追不上,幸好他能微弱的感受到一点李安迪的气息,等他顺着这微不足道的痕迹找到李安迪的时候,他已经被包装在透明的樱桃盒子里了。
        李玟喵本想跑到隐蔽的地方变成人型后再去买下那盒樱桃,结果在等他以人型回到货架的时候,樱桃已经被人买走了。李玟喵又跟着追阿追,扒在那人的窗台上,看到他把樱桃盒子放进了冰箱里。
        第二天那个人早早的就出了门,把桌子上一沓纸小心翼翼装订在文件夹里,拿起公文包就出了门。李玟喵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就跟过去看,一路尾随看他进了一间办公楼,看他对一个主管模样的人点头弯腰,还看他被主管骂的狗血喷头,被自己带去的纸张砸了满头满脸。
        李玟喵想,那些纸张是什么呢?明明在家里的还是被男人宝贝一样的装订了起来,在这里就变成了可以随意丢弃的废物。
        李玟喵晃晃尾巴,提前回去了,从开着的窗户里跳进了男人的家。
        到处丢的都是相似的纸张,有的是空白的有的是画满了东西的,那些线条和文字立马就吸引了李玟喵的注意力。
        李玟喵用爪子扒拉了两下纸,将头凑过去看了起来。
        等到文晸赫回到家里时候,李玟喵已经看完了好多画稿,虽然因为顺序不对而断断续续的,但是他依旧非常喜欢这些故事,喜欢那个男人塑造出来的世界。
        文晸赫喝酒的时候李玟喵就蹲在外面的窗台上,静静的看着他喝空了一瓶又一瓶,东倒西斜的走到床边趴上去,然后将早上那些还崭新的画稿揉作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等到文晸赫睡着了之后,李玟喵再次跳了进去,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走到了垃圾桶旁边——所幸垃圾桶里面也没什么脏的东西——把那些纸团都一个个的叼了出来。
        等李玟喵看完上面的内容之后,他恨不得扑上床去把那个人给挠醒——到底为什么要把画稿揉的这么皱巴巴!有好几句都没有看清楚阿喂!
        所以,明明有最好的报复这个人的方式,李玟喵却在进入男人的家里之后暗下决心要好好的保护那些画稿。
        至于报复什么的,完全会有别的有意思的方式嘛~
        李玟喵窝在沙发床上,听男人手忙脚乱的给他准备食物的时候,翘起了弯弯的嘴角。

[SD/RM]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館 C6

老文开始觉得孤独了哈哈哈哈哈 快点也谈起恋爱吧 机遇就在眼前呀😝

青宇 tmn:

又在奇怪時間更新的我XDDD


我寫不出想像中的萌感啊啊啊好難過ㅠㅠㅠ


≡≡≡≡≡≡≡≡≡≡≡≡≡≡≡≡≡≡≡≡≡≡≡≡≡


C6 Loneliness • 孤單


文晸赫剛到酒吧,就知道申彗星有事情瞞著他。


雖然他們的確不是會掏心掏肺的關係,但他還是明確的感覺到,他的朋友不太一樣。


「喂,申彗星,你今天怎麼搞得?」文晸赫喝著最便宜的啤酒,看著剛下班就急急忙忙要回去的申彗星。


「我怎麼了?」清秀的男人一邊收拾東西,心裡還想著家裡那顆櫻桃。


不知道他在家還好不好?今天是陰天,他會不會因為曬不到太陽病了?好像還下雨了……


「喂,我跟你說話呢。」文晸赫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什麼?」申彗星抬頭。


「我說,你今天不太正常啊?趕著回去幹什麼?交女朋友了?」文晸赫調笑著,還不忘說他幾句。


「誰…誰交女朋友啦?」一瞬間申彗星的臉頰都紅了,卻也沒有心情反駁。


——心好亂。為什麼,說到女朋友,我想到他的臉?還有…他頭上那兩片可愛的葉子……


「喂,你發什麼春啊?」文晸赫還不想放過他。


「你說什麼啊!我要回去了。」申彗星不悅的撇撇嘴,拿了東西就走。


看著申彗星快步離去,文晸赫突然覺得很難受。


好孤單,太孤單了。連彗星都交了女朋友呀,我為什麼還是一個人?


心情就這麼煩躁起來,文晸赫把錢給了吧檯前的調酒師,出了酒吧。


*


文晸赫走過彎彎繞繞的小巷子,終於到達那棟房子。


那是文晸赫的家,一棟小小的單層平房,是一個老奶奶用非常便宜的價格租給他的。雖然十分破舊,但奶奶同意文晸赫對房子進行任何的裝修,前庭甚至還有一個不算小的花圃。


文晸赫一直都很喜歡這棟房子。


這天,喝了酒但並沒有醉的文晸赫從酒吧回家的路上,天空又開始下起了雨,而且不同於早上令人憂鬱的毛毛雨,此刻,深夜的是傾盆大雨。他拿出早上使用的摺疊傘,加快腳步,鞋子全都濕了。


好不容易到了家門口,文晸赫嚇傻了。


有一團東西在他家的門廊上瑟瑟發抖,而且已經渾身濕透了……文晸赫靠近一看,那是一個男人。不過,問題似乎不是出在那個濕透的男人身上——


是那個男人的貓耳朵。


那個顫抖著的男人,有一雙黑色的、毛茸茸的貓耳朵。不過現在它們都被雨水打濕了。


那再怎麼樣也是文晸赫家門口,他真的想不通為什麼會看到這種景象。出於關心,他走向那個半昏睡的身體。


「先生?喂,你還好嗎?你家在哪裡?」文晸赫實在是不忍心看他那個樣子,打算幫他叫計程車。


「……冷…好冷……喵嗚……」那個男人發出了很微小的聲音,還參雜著好幾聲貓叫。


文晸赫原本以為那對貓耳是假的,摸上去才發現,儘管男人的身體因為雨水有些涼,那對耳朵還是帶著體溫。


天啊,這是什麼東西?


tbc.

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馆/ SD&RM

        C5. Ambiguity▪暧昧
        虽然是说了让对方自己想办法赚钱的话,赚得到也好赚不到也罢,都是和自己没关系的吧?自己也就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住所,仅此而已。
        尽管这么说着,今天一整天的申彗星都显得心不在焉,歌词都唱错了好几句,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安迪出去找工作然后因为什么都不知道——他看起来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被人骗得只剩内裤的模样。
        于是申彗星罕见的一到换班的时间就背上包匆匆离开,把正欲和他商量替一下班的同事甩在了身后。
        然而他忘了一件事——李安迪本体是一只樱桃,事实上是不需要生活开销的,最多就是喝一点水晒一晒太阳,根本无需找工作赚钱什么的。所以当申彗星步伐越来越急最后甚至是火急火燎的赶回家里时,就看到一只圆滚滚的艳红色樱桃在他床上有阳光的那一块地方滚来滚去,头顶上一片嫩绿的小叶子还时不时的抖一抖。
        “我说……”
        小樱桃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个人,依旧自娱自乐的很开心,从左边滚到右边又从右边滚到床边,在马上要掉下床的时候来了个急刹车,停在原地抖了抖头顶的叶子。
        申彗星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差点逗笑,嘴边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和笑意开了口,在看到明显顿住的小樱桃后笑意更深了。
        “……你打算在我的床上玩多久阿?”
        在轻微的一声“噗”之后,床上的小樱桃就变成了一个呆愣愣的跪在床上的男人,漂亮的栗色头发有点乱的支棱在头上,有一缕刘海掉下来垂在眼皮上方,随着男人眨眼睛的动作微微的颤抖着。
        在他投向自己湿润又无措的眼神当中,申彗星突然萌生了想把他的刘海别到耳后的欲望——这样乖乖的会更好看阿……
        当意识回来时申彗星的手已经执行了大脑中的想法,手指依然确切的感受着对方耳朵上传来的温度,甚至还能闻到他柔软的发丝中隐隐透着的一股水果清香。
        李安迪不懂申彗星这样的动作是要表达什么,他以为自己在对方床上玩耍这样的行为惹怒了对方,自己很可能面临着要被扫地出门的危险,所以动也不敢动,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自己不会挨打,也不会被申彗星赶出去。
        ——应该不会的吧?虽然昨天说着‘你自己想办法’的男人显得有点冷漠,但长相怎么看都是属于温柔的类型,尽管昨晚一个晚上就听见了他骂了好几句西八。
        “你……”
        申彗星的理智终于回到了脑子中,准备开口时却突然看见李安迪头顶上的一片叶子。
        “你头上的这片叶子是怎么回事儿阿?”
        申彗星顺手扒拉了两下那片叶子,就听见李安迪“嗷”了一声,一个猛烈的翻身,然后…摔下了床。
        申彗星探头过去看的时候就见对方呈一个‘大’字型摊在地上,手还紧紧捂着头顶,怎么拉都不放手。
        “好好好我不看了,你赶紧起来,摔得不疼阿还在地上摊着?”
        李安迪脸朝下,声音闷闷的传出来:“那你保证不会笑我。”
        申彗星活动了下脸部肌肉,努力的让自己表情变得严肃:“好了,保证我不笑,地上凉你快起来。”
        得到了保证后,李安迪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嘴上还不停的念叨着:“还不都是因为被提前从树上给摘下来了,能力还没有稳定住才会有留有叶子在头上嘛……”
        申彗星想也不想,手伸过去捏了捏李安迪肉肉的脸:“没关系,挺可爱的。”
        话音落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有点不得体,包括之前他把李安迪的刘海给别到耳后——怎么想都是透着怪异的,暧昧的气息。
        为什么……自己在面对这个仅仅认识了两天的男人,会有这么多不合适的想法和动作,而且像是完全不受控制的一样……呢?
        是因为对方不是人的缘故吧,一个由樱桃变成的人类,理所当然的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申彗星头枕在胳膊上,看着床头柜上一颗红红的樱桃躺在铺着层柔软棉布的小碟子上,第一次失眠了。

[SD/RM]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館 C4

小樱桃居然这么快就招了吗!这就已经步入同居生活了 果然很值得期待呀_(:3」∠❀)_

青宇 tmn:

啦啦啦啦啦~更新來襲~


食用愉快♡♡


≡≡≡≡≡≡≡≡≡≡≡≡≡≡≡≡≡≡≡≡≡≡≡≡


C4. Cherry • 櫻桃


臥槽現在是什麼狀況?為什麼我在水裡?


李安迪只記得自己被從他的樹上摘下來,然後就昏了過去。再次醒來,自己已經被和其他櫻桃一起泡在水裡。


冷靜,得想辦法逃出去才行。


鎮定下來之後,李安迪很認真的研究了一會兒周遭環境,看起來是沒什麼危險……除了現在正在翻動這碗水的那雙手,還有它的主人。


然後在李安迪努力思索著逃離方式的同時,不知不覺的,他和其他櫻桃一起被瀝乾,放進一個漂亮的碗裡……


咦?為什麼我身邊的櫻桃越來越少了?


咦咦咦咦咦我要被吃掉了?!


*


申彗星無奈的放下手中的櫻桃碗。


門鈴一直響,外面是個不認識的男人,申彗星原本不想理會,但是那個男人真的是鍥而不捨……


「啊,你好!這個是你剛剛掉的嗎?」穿著黑衣服的男人拿著一條手帕。


「呃,這不是我掉的耶……」申彗星有些無語的看著那個稍矮的男人。


拜託,現在哪還有人隨身攜帶手帕啊?掉手帕的怪人才不是我呢。


「是嗎?真的很抱歉——這個送你作為道歉吧。」奇怪的男人從背包裡拿出一包東西。


那帶著歉意的笑容讓申彗星恍了神。


男人遞出那包東西。


「咦?」申彗星接過那東西,困惑的看了一眼,再抬頭,男人已經不見了。


然後申彗星迷迷糊糊的帶上門,把紙袋打開,是一隻鯛魚燒。


*


得…得救了!是玟雨哥!李安迪顫抖著看向門外,很明顯李玟雨是在幫他爭取時間,他趕緊變成人形,想要翻窗戶出去。


「喂!你…你是誰啊?你為什麼在我家!」申彗星轉頭就看見一個稚嫩的背影正在翻他家的窗戶。


慘了。被…被發現了…


「呃,我…」李安迪正要解釋,男人二話不說就是一腳——


「啊啊啊痛——」


「你是誰!」聽見男人的慘叫,申彗星防禦著問。


「…那個,先生,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相信我…」李安迪開始慢慢的介紹自己。


幾分鐘後…


「……你說你是一顆櫻桃?」申彗星皺著眉頭,打量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大男孩。


「對對對,我…我是櫻桃妖精。」李安迪用力點點頭,盡量用最討喜的表情看著申彗星。


申彗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繼續皺著眉頭。


「那個……」李安迪還想說些什麼。


「你快走吧。」申彗星替他開了門。


「咦?可是……」


「還有什麼問題嗎?」站在門邊的申彗星轉頭看看那個好看的人。


對,好看。申彗星這輩子連文晸赫那種外國臉帥哥都認識了,他從來沒有稱讚過別人好看。


但是眼前的這個人……這張臉太純真太溫柔,沒辦法讓人移開眼。單眼皮的眼睛水亮亮的,還有優雅的唇形和漂亮的鼻子——


這樣是不是代表,他很好看?


「那個…我…我沒有地方住——」李安迪支支吾吾的說。


申彗星還是皺著眉頭。


「住我這裡吧。只不過,我養不起你,你得自己想辦法賺錢。」申彗星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搞得,鬼使神差的說了這些。




tbc.




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馆/ SD&RM

        C3.Misunderstand▪误会
        当一沓子画稿铺天盖地的朝着他砸来的时候,文晸赫微眯着眼,恍惚的在一片片白色中看到了优雅轻盈的羽毛朝他飘来。
        “文晸赫!你这是画的什么东西!没有跟你说过吗?这样是不会有人看的!”
        文晸赫偏头想躲过又迎面砸来文件夹,却还是被锋利的一角划伤了脸,血珠很快就从皮肤下面渗透了出来。
        他从干涩的嗓子里摩擦出了含糊的两个字,然而他自己也很迷茫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只能说出这样的话。
        ——“抱歉。”
        “抱歉个屁!给你说清楚了,最后三天,你要是画出来的还是这样幼稚的东西,就赶紧解约滚蛋!”
        文晸赫鞠躬道歉,又弯下腰去捡散落在地上的画稿,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攥着画稿是手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上面的人物都已扭曲变形,每一张嘴都像是在嘲笑着他的软弱与挫败。
        可能真的是自己太过幼稚了,已经快三十岁了却依旧相信着坚持梦想就总会能成功的,画出来的人物也都是和他一样的坚持着无谓东西的笨蛋。
        主编也曾与他谈过,和他说晸赫阿,你是画的不错,但是你画的题材太不讨喜了,主人公又蠢又没有闪光点,每天只会大吼大叫着说着什么要翻越高山,最重要的是居然连爱情线都没有——现在的漫画里没几个大胸美女谁喜欢看阿?
        ——“晸赫阿,你得知道,你要往前走就得丢掉那些幼稚的东西了。”
        丢掉吗……那些在别人眼里看来全都是幼稚的东西?
        可是如果丢掉的话,那自己这二十多年来是坚持了个什么呢?曾经的豪言壮志再说起来就全部都是笑话了吧?
        文晸赫将那些画稿胡乱的塞进了公文包里,在自家的小阳台上喝空了一罐又一罐的啤酒。
        喝得醉醺醺时候他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进卧室扑到床上,被之前他自己扔在床上的公文包硌得生疼。费劲的从肚子底下把公文包抽出来后,他又把画稿都掏出来,面无表情的对着上面的线条看了一会儿,把所有的纸张都揉成团扔进了床边的垃圾桶里。
        他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呵呵的笑了几声,一只手臂抬起来遮住了湿润的眼睛。

        第二天被饿醒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文晸赫脱下满是酒气的衣服,简单的洗了个澡后便到厨房里寻找食物。
        “诶我记得我前天是买了些水果的呀,怎么冰箱里不见了……”
        文晸赫穿着拖鞋大裤衩,跑到对门领居家咚咚咚的敲门:“申彗星你丫是不是又偷吃我家水果了!”
        昨晚修改曲子一直到天亮才睡下的申彗星恨不得把拖鞋甩在他邻居的脸上,然而理亏在先,自己确实是顺了文晸赫冰箱里的一盒樱桃,于是只能忍气吞声的装作自己并不在家里,顺便捞过手机给文晸赫发了条短信之后就调成了静音模式,堵了个耳塞裹着被子又睡了过去。
        正在敲门的文晸赫拿出手机——联系人申彗星在刚刚给您发了条短信,内容为“我现在不在家里”。
        文晸赫:……
        靠。
        算了算了大人有大量,还有罐金枪鱼罐头呢,和米饭炒一炒吃了也不错。
        然而——“日我的罐头怎么也不见了!”

        躲在楼梯间的一只黑色的小猫咪舔了舔爪子,回想着金枪鱼的口感,心满意足的喵了一声。

————————————————————

文中主编对文大说的那句,你要往前走就得丢掉幼稚的东西,是我的亲戚和我说过的。
这一章某些程度上也算是我的心理写照吧……
但是我并不认为我所热爱的,可能在长辈们眼里看来是不成熟的行为就是如他们所说的幼稚。

Emmm总之,RM线也引出来啦啦啦啦
给所有的看官们比个哈特💓

[SD/RM]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館 C2

哎呀呀猫妖找不到小樱桃了!!!小樱桃去哪里了呢QUQ

青宇 tmn:

喜歡在奇怪時間發東西的我…


短短的第二章。
現在還在人物介紹的狀態XDD


祝食用愉快(๑´ڡ`๑)


≡≡≡≡≡≡≡≡≡≡≡≡≡≡≡≡≡≡≡≡≡≡≡


C2. fairytale • 童話故事


申彗星從來沒有想過一顆櫻桃會改變他的人生,李玟雨也從沒想過他會因為這顆櫻桃,把自己的命運都攤到一個人類手上。


*


說起來,李玟雨再怎麼樣也是一隻貓妖,怎麼會認識一顆櫻桃呢?他們的相遇相識,真的就像是一個童話故事。


*


那是一個帶著薄霧的清晨,李玟雨正以原型在那片櫻桃林中散步。作為一隻貓,他的視野一向是低矮的,性格也懶散,不過這天他發現了一股足以讓他願意抬頭的,特別的氣息。


李玟雨抬頭一看,是一株櫻桃苗。一株特別的櫻桃……吃了它應該就能更快修煉吧?李玟雨心想。


但是這時的這株櫻桃還只是小小的樹苗,李玟雨想了想,決定他要等櫻桃長大。


*


李玟雨每天都去看那棵櫻桃苗。


時間一天天過去,樹苗也長出了一顆顆小小的櫻桃。李玟雨某種程度上盯上了其中一顆櫻桃,因為它散發出來的氣息太過強烈,李玟雨知道那不是一顆普通的櫻桃。


「喂,你是誰啊?為什麼要每天盯著我看?」有一天,那顆櫻桃突然說話了。


「…我是一隻貓妖,你知道貓妖是什麼嗎?」


「廢話!……喂,我叫李安迪,你叫什麼名字?」櫻桃妖精發出可愛的聲音。


「我叫李玟雨。」啊,奶音好可愛啊。李玟雨表面上淡定的回答,內心弟控的靈魂似乎活過來了。


「那,那我可以叫你玟雨哥嗎?」軟軟的奶音又問。


「…可以啊,那我們是朋友了吧?」


李玟雨很喜歡這個弟弟,以至於他漸漸遺忘原本親近他的目的。


從此以後,李玟雨還是每天都來看這顆櫻桃,但是他停留在櫻桃林的時間變長了,因為他每天都會和那顆小櫻桃聊天。


*


直到有一天,李玟雨發現他再也找不到這顆櫻桃。



tbc.



接下來接力棒又丟回去給長安啦,敬請期待♡♡♡

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馆/ SD&RM

        C1.  Begin▪初始 

        申彗星是所有酒吧驻唱里唱的最好最卖力的一位。
        同僚们请假的时候也总是他积极的第一个补上去,不管多么深的夜多么疲惫的状态,他唱完都能赢得顾客们的满场叫好声。老板也心知肚明这一点,关键是人好看身材条顺儿,光是往那一站就足够吸引顾客的目光,更何况申彗星人送称号“申天歌”,为酒吧招揽了不少新客人,因此给他的工资总是最多的。
        某一天来酒吧找申彗星的朋友问他说,你怎么那么有精力阿,不会累吗?
        申彗星那会儿刚刚交班下来,往吧台上一瘫,仰头就灌了大半杯柠檬汁下去,被酸的脸都皱作一团,又捏起盘子里的点心嚼了两口才回答道:“我靠当然累,每天回家时趴在床上跟死人没两样了!”
        “那你这是图个啥…又不需要养家糊口…也没见你交女朋友,钱都花在哪儿啦?”
        申彗星端起杯子,把剩下的小半杯柠檬汁喝干净了后站了起来,拍了拍朋友的肩膀:“买樱桃吃阿,现在水果有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
        ——当然是开玩笑的。
        虽然申彗星是很喜欢吃樱桃没错,但也没有到拿全部的工资去买水果这样丧心病狂的程度。
        大学毕业后实习了一年,怎么都觉得这样的工作不适合自己,和家里人吐完心扉之后就毅然决然的辞了职来到了这所城市,结果几年过去了,申彗星还只是个酒吧里的驻唱歌手。
        可他的梦想从不曾是这样的——他喜欢唱歌,也喜欢舞台,同时还向往着舞台下面千千万万的欢呼声都是为着自己而来。
        然而S城是机遇多,但来追寻机遇的人更多,申彗星虽然外貌与实力具备,却总是缺了那么一点点运气。
        他每个月工资的一半都需要拿来付房租和水电暖,除去外卖和零零碎碎的日用品钱就已经所剩无几了。偏偏他还自称文艺男,没事就喜欢逛逛书店CD店,间歇买两本书或者两三张碟回去——碟倒是仔仔细细的听完了,书却连塑胶封皮都没有拆,全部都整整齐齐的码在书架上。
        只有在节日生日,或者中低额彩票时才会买两盒樱桃回去,用水洗过一遍,摆上漂亮的摆盘,配着喜欢的音乐慢条斯理的吃两颗。
        无聊的时候申彗星甚至还会研究樱桃的种植状态:“听说最近S城郊外的樱桃林长势喜人阿…这一批新的樱桃应该再过两三个月就成熟了吧?收成好的话会不会价格下来一点阿再这么贵就真的要吃不起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批长势喜人的樱桃林中的某一颗樱桃,会给他的人生带来多么巨大的改变,以至于日后每每他想起都充满了庆幸与感谢——
        “幸亏我爱吃的不是奇异果……”

————————————————————————————

熬夜码文成习惯了…于是码完也就顺手发上来了
我造这章字数很少啦我以后会改进的quq
希望每次码文的时候都能灵感喷发

阿也不知道这种文风大家喜不喜欢(有没有人看都还不知道呢)
总之。。接力文就是要玩的开心嘛XD
然后希望能有一些评论吧…写手看到读者评论自己会REALLY开心的 我和青宇就是这样认识的呢XDD